Tag Archives: 村长之家

品鉴传统马来建筑风格之美-Rumah Penghulu

<简体文> 马来西亚吉隆坡是个高度化城市地带,可是来到吉隆坡旅游,不一定就必须要进行高度化城市形态的旅游方式。事实上吉隆坡景点也有一些是介绍在地文化,让游客能更了解这个国家。在吉隆坡攻略中,或许有人会看到RumahPenguhulu这个景点的介绍。Rumah Penghulu在马来语是“村长之家”的意思,没错,这真的是马来传统乡村的村长的家。再看看地点,诶?怎么村长的家会在喧闹的市中心地带,那边怎么看也不像有马来村落啊?但是确确实实的,“村长之家”又确实是在那里,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Rumah Penghulu 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马来传统民房,这种我们统称为“甘榜”(Kampung)式的浮脚楼房屋,在高度城市化的吉隆坡已经是越来越稀有了。它的外特色是纯木制、用支柱架起整个房屋、还有又尖又斜的屋顶,另外,窗口、门樑、横梁都有美轮美奂的马来式雕花,更让原本朴实的木屋变得气派。屋子的装潢,房间的分割均十分讲究,会客及休闲的空间有条不紊,居住办事两相宜。 这座村长之家原来不在吉隆坡,而是在马来西亚的霹雳州,原属村长Abu Seman所有。这座传统的马来甘榜式房屋建于1916 年,而后也经过几次搬迁及修建。它那里住了两代人,也就是在Abu Seman的儿子逝世之后,这座房子便丢空在原处。几经转折,马来西亚文物基金会发现了这座房屋,从村长的后人手里买下了它,这个被人遗忘的瑰宝才得以再度重见昔日的光彩。 就在买下它后,马来西亚文物基金会决定把整座房子『搬』到吉隆坡来,于是,他们小心翼翼的将房子化整为零,再把拆卸好的房子运过来吉隆坡,选择在吉隆坡最热闹的心脏地带再把房子拼凑起来以原貌示人。一开始这样的建筑在一片高楼大厦的围绕下还真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但是基金会的初衷就是要在这市中心搭起这罕见的建筑物,因为它呈现出的纯马来工艺的细致,是机械生产的产物所不能媲美的。而也正是这种古朴细腻,让许多游客对它产生好奇及兴趣而前来参观。 参观“村长之家”是需要付费的,门票大约为RM10,有导览服务为您介绍这个座楼房的建筑以及每个角落的功能,让您能更了解马来建筑艺术及工艺之余,也能一窥马来民族的生活风貌。生态旅游鼓励文化旅游,饱览历史的同时,也吸收该地的文化精髓,以便得到精神及知识上的富足。 <繁體文> 馬來西亞吉隆坡是個高度化城市地帶,可是來到吉隆坡旅遊,不一定就必須要進行高度化城市形態的旅遊方式。事實上吉隆坡景點也有一些是介紹在地文化,讓遊客能更了解這個國家。在吉隆坡攻略中,或許有人會看到RumahPenguhulu這個景點的介紹。 Rumah Penghulu在馬來語是“村長之家”的意思,沒錯,這真的是馬來傳統鄉村的村長的家。再看看地點,誒?怎麼村長的家會在喧鬧的市中心地帶,那邊怎麼看也不像有馬來村落啊?但是確確實實的,“村長之家”又確實是在那裡,這又是怎麼回事兒? Rumah Penghulu 確實是貨真價實的馬來傳統民房,這種我們統稱為“甘榜”(Kampung)式的浮腳樓房屋,在高度城市化的吉隆坡已經是越來越稀有了。它的外特色是純木製、用支柱架起整個房屋、還有又尖又斜的屋頂,另外,窗口、門樑、橫樑都有美輪美奐的馬來式雕花,更讓原本樸實的木屋變得氣派。屋子的裝潢,房間的分割均十分講究,會客及休閒的空間有條不紊,居住辦事兩相宜。 這座村長之家原來不在吉隆坡,而是在馬來西亞的霹靂州,原屬村長Abu Seman所有。這座傳統的馬來甘榜式房屋建於1916 年,而後也經過幾次搬遷及修建。它那裡住了兩代人,也就是在Abu Seman的兒子逝世之後,這座房子便丟空在原處。幾經轉折,馬來西亞文物基金會發現了這座房屋,從村長的後人手裡買下了它,這個被人遺忘的瑰寶才得以再度重見昔日的光彩。 就在買下它後,馬來西亞文物基金會決定把整座房子『搬』到吉隆坡來,於是,他們小心翼翼的將房子化整為零,再把拆卸好的房子運過來吉隆坡,選擇在吉隆坡最熱鬧的心臟地帶再把房子拼湊起來以原貌示人。一開始這樣的建築在一片高樓大廈的圍繞下還真有一種說不出的違和感,但是基金會的初衷就是要在這市中心搭起這罕見的建築物,因為它呈現出的純馬來工藝的細緻,是機械生產的產物所不能媲美的。而也正是這種古樸細膩,讓許多遊客對它產生好奇及興趣而前來參觀。 參觀“村長之家”是需要付費的,門票大約為RM10,有導覽服務為您介紹這個座樓房的建築以及每個角落的功能,讓您能更了解馬來建築藝術及工藝之餘,也能一窺馬來民族的生活風貌。生態旅遊鼓勵文化旅遊,飽覽歷史的同時,也吸收該地的文化精髓,以便得到精神及知識上的富足。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吉隆坡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